喵来只猫

沉迷美色,杂食向,fo请注意

什么叫做立flag小能手,就是我没错了,自从说了要扩写结局,就从第二天开始一路大事小事没停过直到军训结束,说好的扩写,结果连手稿都忘在家里没带到学校,稀里糊涂当了班长以后的事只会多不会少,还有一个滴胶坑等着我填,辣鸡,绝望

给自己立个flag,最近比较闲,想把脑洞的结局篇重新扩写一下,那一篇因为赶得有点急结果看起来像是大纲,就以结局为大纲,扩写成番外好了,这次吸取教训,先完结,再发出来,不过可能会比较久……祝福我自己

哎呀流sama的这个小眼神儿啊
想让Q去给他亲亲抱抱举高高
(。’▽’。)♡

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就是想哭
想ankh了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o。.(✿ฺ。✿ฺ)

站一秒邪教(ㅅ´ 3`)♡
话说这一对叫啥?
左亚?翔树?左树?翔亚?

碎碎念

关于yyw在007上被32的爆料那一段,要知道yyw不管是人生还是演艺路上都是32的大前辈啊,32可以在公开场合肆无忌惮地Syyw难道不是关系好的表现吗?为什么到了一些32O嘴里就变成32不懂礼数在公开场合因受前辈冷落对前辈积怨已久(不请吃饭不穿送的衣服之类的)而大肆抱怨前辈不对前辈说敬语甚至对前辈大骂出口(“把衣服还回来你个混蛋”之类的)这样了???拜托有些人长点脑子好吗??居然还有32O真的直接把“看得出来star对他积怨已久终于忍不住了”这种话说出来,exome??你们这样让不明真相看热闹的路人怎么想32?仗着自己人气高资源好看不惯最近大势抢了自己资源和曝光度的前辈??本凉慧狗真的是很迷了,明明撒的一把好糖硬被有些人铲了几铲子臭气冲天的shi盖的严严实实,你们到底是32O还是32黑啊,就这么见不得32好是吧??脑子是个好东西,可就是有人不愿意要。

时隔已久的摸鱼
向伊野尾势力低头
JK赛高
我爱peach girl
笔芯(*๓´╰╯`๓)♡

✘伊野尾的喜欢太明显,全团包括薮都知道他喜欢山田包括山田本人。
但是伊野尾以为只有中岛知道毕竟一个月的仆人不是白当的。
所以小光对薮说是和伊野尾谈心薮秒懂,所以吃果群众八卦魂熊熊燃烧。
✘伊野尾对山田其实有过两次告白,第一次告白成功且知念在场,第二次未遂。
所以第二次告白时知念没有中岛那么兴奋。
✘伊野尾喝醉后的主要表现为只听山田的话。
所以第二次告白现场根本没醉,晕倒是因为怂。
所以伊野尾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断片了的,因为他真的断过一次片。
光妈不知道是因为伊野尾不常醉,他能知道的那次他自己也醉的不省人事然后错过了。
✘和山田在伊野尾心里的地位一样,伊野尾在山田心里的地位也特高。
✘伊野尾在山田回忆里的两次重要出场时的灯光中,第一次逆着灯光代表在山田的眼里伊野尾是神秘的存在,同时表明当时的伊野尾外在与内在情绪的反差;第二次完全明亮的阳光代表在山田心里伊野尾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形象和重要的位置,同时表明当时的伊野尾已经成功被山田救赎并且愿意为山田发光发热。
✘能想出来这么多东西给我的脑洞增加逼格可把我给牛逼坏了得赶紧叉会儿腰得意一下。
✘关于山田用爱人描述两人之间的关系而伊野尾选择用恋人主要是为了凸显伊野尾对于这段感情的不自信不知道有没有小天使能get√到这个点

【凉慧】脑洞结局

✘终于写完了我要疯了
✘结局章信息量较大看不明白很正常
✘ooc预警
✘没有名字张嘴吃糖

ps:我给自己写了一些这几篇脑洞里的关键点以及可能会有疑问的地方的解释,与正文无关不看也无所谓,为什么要发出来大概因为我是个强迫症我要帮我自己滤清楚一些文章里可能前后冲突的地方毕竟这篇文它没有大纲随时可能会有漏洞出现,有兴趣或者有疑问的可以戳进头像看一下

以下正文↓↓↓

     一周前,同样是一场庆功宴之后,同样是喝醉的伊野尾慧和懵逼的山田凉介。
      不同的是这次没有操碎心的八乙女光,也没有兴致勃勃的吃果群众。
      因为八乙女也喝醉了,而且闹腾的不得了,只靠薮宏太制服不了他,于是发动吃果群众中岛裕翔帮忙给抬回了薮家;而酒品极佳的伊野尾因为只听得到山田凉介说话,被去过伊野尾家一次认得路的知念侑李一起带走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的酒品加上一点小心机,可以为你谋到不少福利。

      到家之后的伊野尾不知是终于放松了下来还是终于想起要耍酒疯,抱着山田凉介就不松手,一边蹭蹭一边傻笑,根本就是只粘人的大猫。

      接下来的套路便是脑残编剧的恶俗少女情节:
      终于酒壮怂人胆的伊野尾慧扒着山田凉介不放顺便告了白,早就有所察觉却并不反感的山田凉介决定试试看,围观了整件事情始末的知念侑李表示喜闻乐见完结撒花。
      也就是说,正常情况下我们的正文早在天台上的那首男八万响起之前就已经成功落幕,那之后的所有一切都只是凑字数的番外。

      但是你永远不能以正常人的角度来预测一个以智障为主角的傻白甜流水文的情节发展。

      没错,我们的智障伊野尾慧他,喝断片了。
      告白什么的,在伊野尾的记忆里根本不存在,他依旧是那个心心念念想要睡了男神的暗恋者。

      知念侑李:前排兜售瓜子汽水。
   

      山田凉介对于暗恋自己多年,前两天终于在一起了的男朋友,居然是个比想象中更蠢的笨蛋这件事情一时间难以介怀,于是决定趁着笨蛋伊野尾慧养伤的时候出来散散心。
      刚刚好薮宏太和八乙女光要去游乐园,而且托知念侑李的福,山田觉得蠢到家的伊野尾似乎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至少和过山车比起来是这样的。
   
      但是!这个家伙!居然胆大到想要在sex中站上位!
   
      “只有这个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真的非常对不起!!!”
   
      为了伊野尾的身体健康着想,特意忍到对方出院那天才对这件事秋后算账的山田君觉得自己可真是个大度的男人,得赶紧叉会儿腰得意一下。
   
      “道歉不能掩盖你曾经有过这种想法的事实,给我好好反省!”
      “是!”
   
      大度的男人山田君一遍替自己家大病初愈的蘑菇整理行李;一边监督着这个连食物都更喜欢软绵绵的没有男子气概的白米饭,却胆敢挑战自己夫纲的家伙在病床上跪坐着反省;偶尔想到自己还会善良地做番茄汤给他喝时还要得意地叉会儿腰,于是乎等到两人开车抵达伊野尾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山田凉介侧首看向副驾驶的伊野尾慧,后者早在路上就已经又睡了过去。
      一场伤病让伊野尾的脸难得的不再那么圆,有一阵子没做造型的头发在头顶发旋周围已经长出一圈黑色。长过耳垂的发梢贴在消瘦的下巴上,恍惚中,山田凉介似乎又回到了当初刚进入公司的时候。
   
   
      站在熙熙攘攘的后台手足无措的自己,被身旁的工作人员告知从今天起就要跟着舞台上那个高高瘦瘦,有着清凉嗓音的前辈活动。
   
      “你好,我叫山…山田凉介,请多关照!”
   
      紧张地看着逆着灯光走向自己的人,山田赶紧在身旁人的提醒下鞠躬介绍自己。
      然后,那一瞬间的心情再也没有了独自一人初来乍到的紧张和害怕,所有的回忆到如今只留下了头顶手掌温暖的触感,以及抬起头后一个好看的哥哥对着自己温柔地笑着说:
   
      “你好,我是伊野尾慧,你可以叫我伊野尾哥哥哟~”
   
      直到不小心撞见独自一人时的伊野尾慧之前,山田凉介一直都觉得这个充满阳光的哥哥,应该是和世界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扯不上关系的,可现实却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伊野尾出现在了山田的面前。
   
      欢快而饱含节奏感的音乐充斥着整个舞蹈室,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伊野尾双手环抱着自己,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往常明亮的双眼被汗湿的前发遮住,看不出情绪。
   
      颓废而绝望。
   
      不久前还在笑着嘱咐自己路上小心的人如今却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

      那是第一次,山田凉介喊了很多遍“伊野尾哥哥”,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哪怕是后来与伊野尾再也没有合作的日子里,那样脆弱的伊野尾慧也依旧被山田凉介死死的记住。
   
   
      再次相遇时,山田凉介作为团队的中心人物,比起从前宽厚不了多少的肩膀却要扛起一整个团队的重担,其中的压力可想而知。
      好友与家人能给予的帮助有限,山田的身体和心理状况急转直下。
   
      就是这种情况下,山田看着伊野尾慧在耀眼的阳光中再次走向自己,修长的手带着同样的温暖轻抚自己的头顶。
   
      山田凉介知道,他的伊野尾哥哥回来了。
   
      可渐渐的,山田发现伊野尾的状态不太对劲,后来通过套中岛的话,山田终于明白伊野尾对自己的那种既亲密又疏远的态度源自于伊野尾喜欢自己,而且这种喜欢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对此山田凉介表示:
   
      “…他没有恋童癖吧?”
   
      到最后几乎是全世界都要知道伊野尾慧喜欢山田凉介这件事情了,可怜的笨蛋伊野尾还一直以为自己瞒得很好。
   
   
      想到这里,山田轻笑出声,然后俯身在伊野尾的唇上落下一吻,看着傍晚夕阳的余晖透过车窗映在自己和爱人的身上,心中一股满足感油然而生。
      过了一会儿,山田轻轻摇醒伊野尾,告诉他到家了,后者眼中的遗憾明显是在懊恼自己居然在半路上睡着,没能把握时机和刚刚发过脾气的恋人好好认错。
   
      山田凉介就看着伊野尾慧这个怂货竟然真的老老实实开始收拾行李,连一点要邀请自己上楼坐坐的意思都没有,再想想一直以来伊野尾在两人相处中表现出的不自信,顿时哭笑不得。
   
   
      怎么可能不喜欢你。
      你是我景仰的前辈,是我成长的目标;
      你是助我良多的益友,是我前行路上的陪伴;
      你喜欢到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程度,又小心翼翼到周围人都开始心疼你的地步。
   
      太狡猾了。
   
      那副告白成功后幸福的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紧紧抱着我的手,高出十公分却扑倒在我怀里的身体;
      明明是值得珍藏一生的时刻却是醒了就忘。
   
      “你是笨蛋吗!”
   
      山田凉介看着忽然被骂后一脸无辜的伊野尾慧笑得愈发温柔。
      打开车门走了出来,接过对面的人手中的重物,在他惊讶又惊喜的目光中将空出来的两只手十指相扣,然后两个人一起缓缓往家的方向走去。
   
   
      “为了庆祝出院,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
      “诶,可以吗?”
      “当然,超市还没有关门,想吃什么等一下都可以去买哦。”
      “那……番茄全宴怎么样?”
      “好啊,那就吃外卖吧,我要pizza。”
      “不要这样嘛~那就只要番茄汤可以吗?呐呐~凉介~”
      “闭嘴,今晚你一个番茄都不要想见到,连米饭都没有!”
      “凉介~拜托你了~”
      “吵死了笨蛋!”
   
   
    END